感覺很是舒坦



夜已深,寒氣逼人,行人漸稀,獨自走在繁華的都市說不出的淒涼。只有滿天的枯黃的落葉訴說著都市古來的傳說,多少次在深夜裏走在冰冷的柏油路上,有著說不說的淒涼和無奈。有時候總會不經意間回憶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幾多歡笑幾多憂傷都已經定格為古老的記憶。

喜歡一個人靜靜 的徘徊在冬的懷抱中,聞著冬風絮絮,品著雨露點點滴滴,有時候竟是如此美妙,漫步在冬日的天際,思緒總是會不經意的放飛,記憶濺濕了天邊。拾起一片落葉,放在耳邊聽它的訴說,摸索著它的紋理分明感覺到它一息尚存的心跳。在黑暗籠罩的世界裏無聲無息的世界回蕩著夜的清唱,黑暗的呢喃。一切都是麼得黑那麼的暗,仿佛是外面天際的顏色,也同時訴說著我的心情。

幾度輪回,春去冬來,花開葉落。於是漸漸的我愛上了冬,從單純的認為它是悲傷的開始,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冬是雪花夾明鏡,雙橋落彩虹;是人煙寒橘柚,冬色老梧桐。冬的莊嚴,冬的肅穆以及冬日的冷酷都像極了我的性格。也許總有人說冬太過殘酷,總是讓人不敢親近,在我的世界裏冬象徵著人生的路,雖然殘酷但是卻能夠使你邊的堅強和勇敢,儘管有時候大發雷霆但是卻有時候很安靜,不如夏天的雨一般粗暴而無情,電閃雷鳴總是給人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相反冬很溫柔,尤其是雪花飄落的時光裏晶晶的任憑飛舞的精靈的落在臉山身上,揉揉的。